2o18特准特马资料|2018年买马资料图|
长江商报 > 金田铜业风险压顶:44亿净资产提供96亿担保   扣非净利降三成将成IPO最大拦路虎

金田铜业风险压顶:44亿净资产提供96亿担保   扣非净利降三成将成IPO最大拦路虎

2019-04-15 06:47:12 来源:长江商报

    长江商报记者 魏度

    金田铜业再闯IPO,仍需面对业绩及行业波动带来的掣肘风险。

    宁波金田铜业(集团)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金田铜业)是一家有着33年历史的老牌铜加工企业,其铜加工材产量连续5年保持国内行业首位,年营业收入数百亿、净利数亿元。

    然而,作为行业龙头企业,金田铜业的A股之路颇为坎坷。早在2007年,公司就已启动IPO,三次冲刺两次主动撤回,?#20004;?#20173;在路上。

    12年长跑尚未成功源于金田铜业业绩波动幅度过大,而其背后是经济环境变化及行业周期性波动。如何抵御这种波动性风险,将是金田铜业此次IPO急需面对的问题。

    经营业绩数据显?#33606;?#32463;历了连续三年增长后,去年,金田铜业净利润开始下?#25285;?#32780;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更是大降三成。

    此外,金田铜业短期偿债压力较大,因为融资而担保频繁。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,公司正在履行的担保金额高达96.48亿元,而公司净资产仅有44.43亿元。

    上周,针对偿债压力、业绩波动等问题,长江商报记者向金田铜业发去了采访函,截至本报截稿时止,未获得回复。

    业绩再波动或成IPO障碍

    “重料轻工”的金田铜业始终未能摆脱业绩周期性波动风险,而这或是其IPO的最大障碍。

    金田铜业脱胎于集体所有制企业,一直专注于铜加工行业,是国内少数几家能够满足客户对棒、管、板带和线材等多个类别的铜加工产品一站式采购需求的企业。公司主要原材料为阴极铜?#22836;显?#38108;,报告期(2016年至2018年),二者占其铜产品生产成本的92.84%、93.50%、93.65%。

    然而,铜作为大宗商品期货交易标的,其价格不仅受实体经济需求变化,也极?#36164;?#37329;融资本冲击。尽管公司主要利润来源于铜产品加工的加工费,但因库存、外销、进口原材料等因素,铜价格剧烈波动将对其业绩产生较大冲击。

    金田铜业IPO长跑多年未果与铜价格大幅波动密切相关。2007年,公司首次IPO环保核查,次年3月递交IPO申请,未料想全球金融危机蔓延以及期铜价格大跌,遭受冲击的金田铜业当年营业收入下降三成、扣非净利润为负数。公司无奈撤回IPO申请。

    2012年,公司再启IPO,当年底完成了反馈意见回复。然而,铜加工行业纷纷进行产能扩张,产能过剩,铜价格波动,导致行业盈利能力下降。公司经营业绩降幅也达50%,?#20197;?#35745;2013年仍无法改善,公司再次撤回申请。

    2015年,金田铜业退而求其次,选择暂时在新三板挂牌。

    近年来,国内铜加工行业市场回暖、产能出清、行业集中度逐步提高,金田铜业竞争优?#39057;?#20197;体现,公司第三次冲击A股IPO。只是,这一次,似乎也存在未知数,因为其盈利能力在下降。

    经营业绩数据显?#33606;?016年、2017年,金田铜业实现营业收入333.70亿元、359.93亿元,同?#20173;?#38271;6.15%、7.86%;净利润(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)为2.87亿元、4.36亿元,同?#20173;?#38271;68.82%、51.92%。净利润增速?#23545;?#36229;过营业收入。

    然而,好势头在去年戛然而止。去年,其营业收入增长12.93%达406.46亿元,净利润为4.22亿元,同比下降3.13%。而这一净利润水平中,非经常性损益贡献1.35亿元,扣除后净利润只有2.87亿元,同比下降28.25%。

    4月12日,一投行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?#33606;?#37329;田铜业两次IPO无果主要是业绩大幅下滑,如果去年下滑具有持续性,IPO风险将增大。在其看来,金田铜业最大的问题,就是要?#19994;降?#24481;行业波动性风险的措施。

    ?#26174;?#38108;限制进口炒期货亏损2亿

    为抵御汇率波动风险,金田铜业涉足期货,不想却巨亏2亿元。

    金田铜业存在产品外销和境外采购,去年,其境外采购?#24613;?#39640;达40.15%。风险在于,除了汇率波动风险外,公司的主要原材料?#26174;?#38108;全部依赖进口,而从今年7月1日起,中国对?#26174;?#38108;实施限制进口,实行进口批文制度。

    为了抵御铜价格激烈波动风险,公司涉足期货业务,利用标准铜期货进行套期保值。

    然而,2016年、2017年,公司期货?#26174;擠直?#20111;损1.29亿元、0.70亿元,两年亏损约2亿元。早在2008年,市场上曾传闻公司实控人“炒期货爆仓?#20445;?#20284;乎不是空穴来风。直到去年,外汇远期?#26174;?#25910;益?#38505;牽?#20844;司才实现5418.07万元收益。

    除了上述风险外,金田铜业还存在流动性压力。

    截至去年底,公司短期借款23.95亿元,而其货币资金只有14.89亿元。报告期,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?#30452;?#20026;5204.15万元、-5.97亿元、10.29亿元,与同期净利润不相匹配,且大幅波动。

    与此同?#20445;?#20844;司频频为子公司融资提供担保。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,公司及子公司正在履行的合同金额超8000万元以上的担保合同多达36份,担保金额合计96.48亿元,截至去年底,金田铜业总资产为91.53亿元,净资产44.43亿元。36份担保合同中,31份合同的担保人为金田铜业,其担保金额为85.14亿元。

    令人意外的是,其中2份担保合同的担保人为金田铜业子公司金田新材料,而被担保对象也是金田新材料。这意味着,金田新材料?#32422;?#32473;?#32422;?#25285;保,合计金额为3.10亿元。

    上述超90亿元担保中,?#29615;?#25151;产抵押、保证金质押、工业厂房及机器设备抵押等。资产负债率方面,无论是母公?#20928;?#26159;合并报表,2017年及去年底,金田铜业资产负债?#31034;?#39640;于同业可比上市公司均值。去年底,其资产负债率为51.46%。

    报告期,公司财务费用?#30452;?#20026;1.15亿元、1.60亿元、2.14亿元,三年合计4.89亿元。

    此外,公司存货增长较快,去年底为25.84亿元,同?#20173;?#38271;51.11%。由此造成存货跌价?#24613;?#32763;了一倍,去年底为2578.99万元,上年为1008.73万元。


责编:ZB

长江重磅排行榜
视频播报
滚动新闻
长江商报APP
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
2o18特准特马资料